首页 新闻 政务 图片 要闻 聚焦 县域 专题 文娱 科教 旅游 财经 论坛 房产 汽车 招聘 数字报 新媒体 返回
首页 >> 一丝不挂 >> 正文

来源:新闻 时间:2019-9-21 8:37:39

张恨水办副刊,其特点之三,是月旦人物。月旦一词,是月旦评的简称。东汉许劭,有品评乡党人物的嗜好,每月更换一个题目,汝南遂有“月旦评”的旧俗,此后“月旦”也就成了品评人物的省称。晋代的王隐说,《尚书》所载“三载考绩”是“官法”,而“月旦”就是“私法”,以区别于官修正史。所以,历来治掌故者未有不月旦人物的。张恨水虽然自称“小月旦”,但他的月旦倒都是“当朝”或下野的大人物,其中不乏孙中山、蒋介石、黎元洪、段祺瑞、张作霖、冯玉祥、吴佩孚、孙传芳、徐树铮、靳云鹗、王克敏、吴稚晖这样有权有枪的实力派,还有康有为、梁启超、章士钊、张竞生、柯绍忞等社会精英,乃至以“好人政府”自命的“北京的一班名流与学者”,一时间都聚集到他的笔下。他“向来是卑之毋甚高论”的,而且在《约法三章》中有过“绝对不批评大人物”的承诺,然而,有时忍不住也不得不站出来说几句。曾经有朋友责怪,“夜光的小月旦,现在慢慢的成了大月旦”。张恨水说:“其然,岂其然乎?”他是接受又不接受。偶然高起来是有的,但并不涉及什么主张和政见,所以,他倒不觉得已经变成大月旦了。不过他表示:“朋友们既然嫌是大月旦,我们以后就越发低下去罢。”

张恨水很清楚,报纸副刊这席“大餐”,不能没有掌故这道菜。何况他本人早就对家乘、野史、小说、笔记感兴趣,虽非史家、经学家出身,但旧学的修养还是比较深厚的,且有文言、白话两副笔墨,这些,对掌故写作来说,都是很难得的。故无论是《夜光》《明珠》,还是只做了三个月编辑的《立报》副刊《花果山》,常有他撰写的文史掌故,很为读者所看重。不过,他主持的这些副刊既非专业的文史报刊,又以“三要三不”为办刊宗旨,把自己定位在“柴米油盐酱醋茶”和“书画琴棋诗酒花”这些极小的问题上,不谈大问题,不研究高深的学问,只拣些琐碎的事来说,所以,他笔下的掌故往往也琐屑得近于笑谈,但犹能于剪裁去取之间传达其微言大义,给读者以启发,让善于读书者自己去领会。这样的例子很多,有一篇《萝卜的趣事》,讲居家生活中最常见的萝卜,从萝卜的好处,江南人叫土人参,讲到江西丰城萝卜之大,三国时曹操八十三万人马下江南,一餐饭只吃掉一个萝卜尾巴,随后引出湖北一个知县的绰号,因他非常会刮地皮,人称萝卜刨子。后来张之洞当面问他,何以有这个绰号,他自辩是很俭约的,一件皮袍穿了六七年,故称罗敝袍,老百姓叫顺了嘴,就成了萝卜刨子。一阵胡扯,张之洞居然信了,他也因此保住了头上的官帽。张恨水所办副刊还有一个不能不提及的特点,在这里,许多谈论影剧的杂文随笔都出自他的笔下。他的老家安徽潜山本是著名的戏剧之乡,今日尚存的“弹腔”,即“二黄调”,就发源于此地。而徽班领袖、京剧鼻祖程长庚,其祖籍潜山县河镇程家井,离张恨水家所在地岭头镇亦不到二十公里。他为此而感到十分荣耀,他说:“我有了大老板,较之临邑桐城人士之夸耀张家父子宰相,以及姚方古文正宗,却不相上下。”这应该是他痴迷于戏剧的内因之一,而北京作为全国政治文化中心和历史文化名城,戏剧演出之活跃,也为他观赏戏剧、研究戏剧提供了极大的便利,而且,他作为报纸副刊的编辑,也必须关心戏剧演出。他认识道:“我们要增加读者的兴趣,所以要艺术化;我们要多数人了解,所以要民众化。”而他也有自己必须坚持的原则,他说:“我们向来不捧角。但是伶人艺术本佳者,也不能硬说他坏。我们承认皮簧是一种民众化的艺术,决不用科学的眼光,来抹煞一切。”

在资本主义秩序几乎掌控全球的当代,革命似乎变成了一个遥远的词语。这需要我们不断重启对历史唯物主义的诠释。与此同时,被重启的还有对包括本雅明在内无数马克思主义者的诠释。它们都见证了各自时代的深重苦难与拯救契机,对于它们而言最好的结局或许是作为柴薪被付之一炬,在火焰中,当下的人们得以寻获属于他们的革命理论。

“在回忆上面这几个故事的时候,我依然忍不住地感动。这样的例子讲不完,这样的故事每天都在更新……”

张恨水吸引读者的另一手段是谈掌故。清末民初,掌故盛行,报章杂志不设置这类栏目的,几乎没有,张恨水既掌报纸副刊,亦不能免俗。掌故是传统史学的旁脉,昔有瞿兑之为《一士类稿》作序,就以掌故为新的史裁,希望能因此打破传统纪传体、编年体、纪事本末体和通典体的藩篱,“将四者通而为一”。他进而指出:“为救济史裁之拘束,以帮助读史者对于史事之了解,则所谓掌故之学兴焉。”由此可以断定,掌故的兴起首先是由于人们对正史的不满,而以私家著述作为补充;其次,清末文字之禁骤然失效,民国更以言论、著述、出版自由写入《临时约法》,从前闷着不敢说的历史上的所有疑案,这时都成了好事者的谈资;最后,报章杂志的兴盛,也为掌故的发表提供了更多的资源,从而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掌故写作中来。而城市市民读者尤喜掌故,以此为茶余酒后解闷消遣的必备之物,一鳞片羽不胫而走者,不可胜数,很有点类似于今天的读史、写史热。据澎湃新闻记者的不完全统计,仅7月份以来,就已经有3家投资咨询公司因违规行为收到了地方证监局的查处。

实际上,20世纪克罗地亚文学,深深烙上了两次世界大战的印记。不但年逾花甲时的纳佐尔参加过南斯拉夫共产党领导下的反法西斯解放斗争;被称为“南斯拉夫当代社会主义文学的奠基人”之一的米罗斯拉夫?克尔勒扎(1893-1981年)更是南斯拉夫反法西斯斗争领袖——铁托——的老朋友。早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克尔勒扎在奥匈帝国军队中服役,与同在军中的铁托相识,结为终生密友。

编辑:金田晶

上一篇: 女王陛下婚姻生活怎么经营
下一篇: 银行责任感

新媒体

  • 瓦房店房地产三维动画片
    焦点房地产上海房地产经纪人
  • 社会责任感 演讲
    建设现代化国家总体目标
  • 婚姻料理的片尾曲叫什么名字
    吉林房地产超市
  • 落实安全生产主体责任总结
    房地产经营分析
  • 卧龙地产获利能力分析
    广州方圆地产海珠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