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政务 图片 要闻 聚焦 县域 专题 文娱 科教 旅游 财经 论坛 房产 汽车 招聘 数字报 新媒体 返回
首页 >> 无地自容 >> 正文

来源:新闻 时间:2019-6-8 0:44:58

  人类曾经拥有无比丰富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形态,但是它们基本没有被记录下来。现在考古发掘出来的文物,或者古代人类给我们遗留下来的文物、古迹、名胜、艺术,都令今人叹为观止。它们都曾经是古代活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可是我们今天却猜不透它们的创作秘密和制作技艺了。金字塔的建造成了解不开的谜,阿尔塔米拉岩画和希腊雕塑让今人望尘莫及,兵马俑、青铜器、石窟等无不类于鬼斧神工。它们成为不可复制、再生的物质文化遗产,定格和静止在它们的历史时代。人类一直都在这样丢失我们自己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只要科学的记录没有抵达的地方,这种丢失和遗忘就还在继续。濒危的问题就不可能消解。哪怕暂时兴旺起来,似乎传承得热闹,如果一旦有什么变迁变故,有什么天灾人祸,有什么不可抗拒的力量或事件,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脆弱性必然暴露无遗,很容易就消失消亡。只有这个时候我们才能真正理解记录的意义。我们不知道的比我们知道的多得多,我们没记下来的比我们记下的多得多,我们丢失的遗产比我们拥有多得多,我们没看见过的遗产比我们见到的文物多得多——这就是我们没有记录历史或历史记录的后果。

  三是观罢全剧,听完三十几个唱段,激动之余,沉思良久,似乎还有某种不满足感。其一,就舞台美术而言,布景有点过实过满,空灵不足,营造意境尚有改进升腾的审美空间。其二,就音乐唱腔而言,作曲家杜鸣匠心独运,民族歌剧味甚浓,三十几个唱段普遍水准较佳,但缪、何这两位主要英雄人物应独具的音乐形象还不够鲜明突出,尤其是全剧还缺少一两段像《白毛女》中的“北风吹”、《小二黑结婚》中的“清粼粼的水来蓝莹莹的天”、《洪湖赤卫队》中的“洪湖水浪打浪”、《江姐》中的“红梅赞”那样的确能广泛传唱、深入民心的经典唱段。而一部民族歌剧能否经过人民和历史的检验真正成为经典,有没有产生这样的核心经典唱段,乃是一个重要标志。因此,精益求精地锻造核心经典唱段,是摆在民族歌剧《英·雄》进一步攀登高峰征程上必须攻克的堡垒。  我认为忻东旺在创作中最大的特点在于他没有预设标准。忻东旺切入主题的视角像摄像机一样冷静,画面中没有批判,没有调侃。他选择的是立足于生活本身,老老实实地落笔,不动声色地记录,将真实的生活和形象描绘出来。这种“文化的白描”赋予了人物身份形象之外的微妙感,赋予了画面直击人心的力量。作品《客》描绘了一位年轻农民工端坐于房间靠椅上的肖像,画中主人公初到城市面对新鲜事物的紧张、茫然和尴尬之感在画家细腻的笔触下表现得淋漓尽致。作品《卖桃人》中,坐在小马扎上的卖桃人凝视前方,十指交错,斑驳的背景墙和人物皮肤上的文身、疤痕等细节为画面赋予了诗意的视觉感受。

  20年来,为推进CCTV大富长期稳定健康发展,大富公司秉持“传播中国最新时事信息和中华文化,促进中日两国人民相互理解与世代友好”的事业宗旨,同步播出央视节目及自制本土化节目,24小时播出,全年无休,成为在日华侨华人最重要的精神食粮,也为日本观众送上中国文化、历史和艺术飨宴以及最新时事信息,获得广泛好评与热烈欢迎。

  1955年12月发布的《第一批异体字整理表》,将“勠”作为“戮”字的异体字,相应地,“戮”字的基本义也变为“杀;合、并”,这是在《通用规范汉字表》正式发布之前,所有辞书对“戮”字的解释。因此,我们可以见到“杀戮”“戮力同心”中的“戮”字,虽含义完全不同,却用了同一个字。“戮”字的异体字还有一个“剹”字,该字读音时,含义与“戮”完全相同。

  而同样在这100年里,与中国农村文化衰落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西方发达国家基本完成城市化进程,较早地开启了乡村文化的振兴之路。据统计,1848年时,中国、美国的城市化率分别为10.9%、10.6%,而到1949年时,中国的城市化率仍然是10%左右,美国已接近70%。发达国家的农村基础设施建设、环境改造、空间规划,特别是乡村文化得到城市文化的直接反哺和辐射。美国的乡村“巧发展”战略、日本的“一村一品”农村振兴运动,使得乡村经济和文化一起得以重构和振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为迅速积累工业化、城市化和现代化的资本,我国确立了以城市为中心的发展战略,以致城乡文化差距成为客观存在的事实并不断拉大。但是,到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后,我国着力解决“三农”问题,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大力推进农村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走出了中国特色的乡村文化发展之路。当前,我国城市化率已近60%,乡村文化早已走出衰落的低谷,经历1949年到1978年的复苏期、1978年到2017年的建设期,具备了开启文化振兴的基本条件。  王玉文经常说自己是“手艺人”,但大家都知道这是他的一种自我调侃。其实,从他拿起相机那一天起,摄影于他就不是一般意义的“照相”,而是一种艺术的追求。他知道,“文字和语言的描写,代替不了那些来自生活本身的影像,尤其是来自刻骨铭心的经历,饱含理解和感受的那部分”。他要让人们通过作品看到生活本身,并在光影变化中感知历史的脉动和造化的神奇。于是,他也像摄影家阿诺德·纽曼所说的那样,“把自己变成照片的一个组成部分”。这才有他酷暑寒冬、节假日里,或是结伴同行,或是单骑独往,奔走于炼钢炉前、矿山井下、铁路沿线、钻井台边,用镜头写下了工人完成任务的喜悦、井下作业的危险、下岗后的失落、冲出困境的欢欣。这全身心的投入,铸就了他一生割舍不掉的“工业情结”,也成就了他“一个时代印迹的追寻者”的辉煌。

  舒晋瑜虽然在访谈中没有提过“文学哲学”这个词儿,却贯穿了文学哲学的路径,以她特有的执着、深厚的素养、秀和的风貌,不断向作家们叩问“为什么”。

编辑:石井元气

上一篇: 厦门婚姻调查报告
下一篇: 婚姻中强调和谐的

新媒体

  • 泰兴婚姻登记处电话
    算命婚姻姓名配对情侣
  • 昆山婚姻网站大全
    基督教讲道婚姻与家庭
  • 武汉婚姻调查公司哪家好
    沙坪坝区婚姻登记处
  • 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的财产约定有效吗
    婚姻法家庭暴力的定义
  • 婚姻法房产婚前婚后财产界定
    朝阳婚姻登记处电话号码